清溪

今夕何夕

 

【卡卡西中心】【暗の火•汤泉篇】汤泉物语-01

Super.Su:

鬼澈:



现在,下雪了。




这是《暗の火》系列的第四个故事(捂脸),时间发生在暗影篇《英雄的十字架》事件之后。至于为什么会有第四个章节,当然是因为,太太们还是最爱三三的300个日常啊!!! 
所以,你们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了,对吧。 
这个故事将采取我和Super·Su太太一人一篇的接龙形式来进行(嘛呐……) 
 




特别声明:




1.本篇cp tag是带卡,虽然也许你不一定能经常看到(呃——) 
2.本篇绝对不是生子文,绝对不是生子文,绝对不是生子文,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3.本文会出现私设人物,不接受请右上 
4.由于章(tai)节(tai)分(lan)段(ai)偏(wan)多(qi),最新完整目录链接仅更新在 序章中,请想关注有没有最新更新的各位移驾序章查看,谢谢各位支持 








目录链接:




序章




关于原著剧情修改的说明




关于《暗之火》一文武力值私设的说明




(正文部分按照时间轴排列)




(回忆篇)守望者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番外篇)




世界上的另一个我  BY 鬼澈  1  2  3  4  5  6  7  8(END)




世界上的另一个我  BY Super·Su  1  2  3  4  5




(暗影篇)英雄的十字架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汤泉篇)汤泉物语




 01









那么,
接下来,请愉快的食用。








———————我是正文——————






Chapter  1
来自汤泉的委托


(上)
“啊啊,整天都是些无聊的任务~~”
博人的日常唠叨在木叶丸耳边响起。
木叶隐村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对大多数人来说这绝对是件值得庆祝的事情,但对博人来说就不一定了。
“什么时候才能接到更有挑战的任务啊!”
博人继续唠叨着,声音大到任务发布室里的每个人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木叶丸当然了解博人的心情,毕竟他本人也曾经发过这样的牢骚。小孩子嘛,都是一样的。
——这么想着的时候,面前的办事员忽然微笑的递给木叶丸一张B级任务书。
“是指名委托哦~”
办事员在木叶丸面前悄声提醒。
木叶丸看着委托人的名字揉了揉眼睛,“唉唉唉?!”

“佐云汤泉的委托?”
博人拿着委托书说,“就是那个刚刚在木叶村外开了新店的佐云汤泉?我还没去过呢。鹿台说那个汤泉可漂亮了,每个汤池都有独立的茶室和庭院,还分别泡了不同的药材~我们可以去那个汤泉玩么?”
佐良娜皱起眉头,“你看清楚任务了么?我们是要去汤之国把住在那里的佐云汤泉的小少爷护送到木叶村,这跟那个汤泉有什么关系!”
“我想博人看见汤泉几个字之后就没再继续看下去了吧。”三月笑眯眯的替博人解围。
“三月你就会替博人说话!”佐良娜扶了扶眼镜,话锋立刻转向三月。
“够了!”木叶丸清了清嗓子,“总之,现在立刻分头回家收拾行李,一个小时之后在村子大门口集合,解散!”
说完就没了影子。
“瞬身术就是方便。”博人不无嫉妒的看着木叶丸消失的位置,“我们也走吧。”
说完跳上了身边的二层楼屋顶,往家的方向飞奔而去。
佐良娜则跑向了相反的方向。
因此他们谁都没注意到,站在原地的三月撑着头露出一个微笑,“佐云汤泉啊——”

从木叶村前往这次任务的目的地需要穿越大半火之国的领土,越过国境线之后还要再横贯整个汤之国——要不是木叶村早已修建好铁路,光是前往这座位于海岸线上的城镇就已经是件相当辛苦的工作了。
汤之国有一条享誉世界的沿海铁路线,坐在火车上就能看到车窗的一侧是辽阔的海面,另一侧则是连绵起伏的山脉。据说沿着这条铁路线一直走,就能完整的看到整个汤之国最美的风景。对于三个从未见过大海的少年忍者来说,这次任务简直算的上一次放松身心的长途旅行。
所以要指名委托么?木叶丸在心里盘算着,可是,B级任务又是怎么回事。
“话说回来,为什么一定要委托忍者护送啊,不是只要转一下火车就能到达的地方么?”博人好不容易从车窗前转过头问,“B级任务应该是假想敌为忍者的情况吧。”
“你是白痴么?”佐良娜不满的看着博人,“我们的保护对象可是财团的少爷。就算路上有什么人企图威胁他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万一真要被绑架了,那可不是一笔委托费能解决的。”
博人想了想雷门电气,点了点头。
“嘛,既然都被划分到B级任务了,会有危险也是很正常的,”三月若无其事的看着窗外一望无际的蓝色大海,“不管是哪种危险。”
“三月你说什么?”博人完全没听清三月的话。
“我是说,”三月伸出手指着前方越来越多的建筑物,“我们快到了。”

“这里和火之国完全不一样啊!”
博人站在街道中央发出一声感慨,还没说完就被佐良娜拉着衣领走到路边,“不要那么大声说话好嘛,弄得我们好像乡巴佬一样!真丢脸!”
“但是真的差好多嘛!”
博人指着街道两侧几乎遮天蔽日的树荫说,“我记得师父好像说过这里。他说生长在汤之国的植物会比平常大出一倍,还会长很多奇奇怪怪的水果,而且无论哪一种都——”
他们走过一个街口,一家摆满各色水果的小店出现在他们眼前。博人咽了咽口水,“无论哪种都好吃让你想吃掉舌头——”
佐良娜不高兴的说,“为什么爸爸会跟你说这么多?”
“这是男人之间的话题嘛——”博人心不在焉的应付着,一边冲进水果摊,“老板!这里现在最好吃的水果是什么!”
一个胖男人从店里摇摇晃晃的走出来,泛光的脸上简直能滴出油来,“小子,外地来的吧。这还用问嘛,这个季节最好吃的水果当然是,”
他从果摊里挑出一颗黄绿色、散发着诱人香气、几乎比他的头更大的奇怪水果,
“芒果!”
博人几乎是飞身扑了上去。
那胖男人居然还来得及在博人扑上来之前拿回那只巨大的芒果,动作娴熟的简直让人怀疑他的真实身份,“不过今天你们就没口服了。”
“为什么!”
“因为今天这里所有的皇帝芒我都买下来了。”
一个稚童的声音在众人身后响起。
博人猛回头,看见一个身着浴衣的银发少年站在水果店门口,身后跟着几个穿正装的男人。
“佑介少爷!”水果摊的胖男人赶上几步走到少年面前,点头哈腰的讨好着,“您放心,所有芒果都按照您的要求包装好了,这就给您拿出来。”
那少年虽然一边听着一边点头,却仍是一副不太在意的表情,反而特地看了看博人。
“啊——”
他停下脚步伸手指着博人头上的护额,“你们是来接我的木叶忍者!”
他顿时精神百倍的左右看了一圈,眨了眨眼睛又看了一圈,“只有你们啊?”
“什么叫只有我们啊!”博人极为不满的上前一步——他难得有机会居高临下的看着别人,“你就是佐云汤泉的小少爷?”

汤泉的管家唠唠叨叨的给木叶丸解释一切注意事项(全部都是关于佑介少爷喜欢这个和不喜欢那个之类的事项,大约有一百条左右)的时候,博人等三人就坐在佑介对面看着那个不到8岁的少年一刻不停的玩着手里的游戏机,时不时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完全是个小少爷,”博人撇着嘴压低了声音对佐良娜说,“看着就生气。”
“从你嘴里说出这种话完全没有说服力啊,木叶村的二世祖,”佐良娜笑了一下,“这孩子长的真漂亮,一开始我还以为是个女孩子呢。”
诚然,佑介确实比同龄的男孩子更白,瓷娃娃一样清秀柔软的脸上生着一双漆黑的眼睛,甚至有些像佐良娜的眼睛,嘴唇薄的有些透明,几乎能看清细微的血管。不过这一切都没有他那头银发惹人注目。在博人的印象里,除了六代目和三月之外,还真没有谁有这样的发色。
三月伸出食指比在唇边,示意他们别影响木叶丸的工作。
“我有个问题,”木叶丸耐着性子听完了全部注意事项,终于抓住机会问管家,“您为什么要按照B级任务进行任务委托?有什么情况表明佑介少爷可能受到来自忍者级别的威胁么?如果有的话最好是提前告诉我们,这样我们才能有所准备。”
“这个嘛——”管家看了看佑介。
“因为有人在跟踪我。”佑介终于放下游戏机抬起头,冲着木叶丸笑了笑,似乎并不担心被跟踪这件事,“但是这里所有的人都没办法找出那个跟踪我的人。”
他指了指站在门口那几个身着正装的男人。
看起来应该是汤泉为小少爷特地雇佣的保镖。
“你确定有人在跟踪你?”木叶丸问道。
“非常确定!”佑介努力的睁大眼睛,“我的房间里还出现过奇怪的脚印。”
他比划了一个成年男人脚掌大小的尺寸,“这么大的。”
管家赶紧跟着点头,“我也看见了。”
木叶丸想了想,问管家,“您先前预定好的车票是直接从海港做火车前往边境线么?”
管家看了眼佑介,“是的。”
“那我们换条线路,”木叶丸站起身,“来这里的路上我看见码头有前往东港的邮轮即将出发对吧。”

为了摆脱可能的追踪,木叶丸一行带着佑介(和他那三只巨大的、装满了玩具、食物和手办礼的行李箱)连夜赶上从码头南下前往另一个港口城市东港的邮轮,他们将在东港转乘环岛铁路线前往火之国的边境。
“为什么要我跟他一个房间?!”
博人拿到房卡的时候不满的嚷起来。
佑介也嘟着嘴看着博人,一脸的不乐意。
木叶丸眉头一跳,“因为我们是临时买票,现在只有三个空房间,佐良娜是女孩子,你们谁要跟佐良娜一个房间么?!”
两人沉默了片刻之后同时说,“我可以跟三月/三月哥哥一个房间!”
三月嘿嘿笑着往后退了一步。
“我已经决定了!”木叶丸揪着两个少年的衣领把他们扔进房间。
“老师,”三月眨了眨眼睛,“这样对委托人合适么?”
木叶丸哼了一声,“我只要保证他的安全就可以了!”
三月和佐良娜对视一眼,耸了耸肩,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

虽说只是临时买票,但豪华邮轮的房间还是让博人惊讶了一下。浓烈的装饰风格与博人平素所见的简朴和风房间全然不同。无论是衣橱的灯光还是沙发的颜色都让人觉得置身马戏团的表演厅里,天花板上还画着蔚蓝的天空和白云。博人眼花了一阵之后蹦上一张柔软的弹簧床,床垫里的弹簧让他高高弹起,几乎伸手就能碰到天花板。
“我第一次做海船耶!”
他嚷嚷着在床上翻滚了几个来回,这才注意到佑介仍保持着被木叶丸推进房间的状态,站在门边看着关闭的大门,既不打开,也不离去。
“你要是真想换房间我去找三月,”博人一个打挺坐起来,“三月不会拒绝的。”
佑介回头看了博人一眼。
——那满不在乎的神情完全不像一分钟以前还在跟博人置气的小少爷。
他一言不发的走到靠窗的另一张床边,放下自己的随身背包,从背包里抽出一只布偶。那只布偶的做工非常粗糙,头发是一把裁短了的白色毛线,夸张的面罩和倾斜的眼罩把整个布偶的脸遮得只剩一只半睁着的眼睛,身上套着的那套看起来很像木叶暗部服饰的蓝灰色衣服和白色背心上裸露着针脚——博人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这布偶。
大概是批量产品吧,他想。
这只布偶跟装在佑介箱子里那些包装精美的玩具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他却单单把这只布偶放在自己的背包里。从布偶身上服饰的泛白程度来看,他拥有这只布偶应该有很长时间了。
“你喜欢忍者?”
博人问道。
佑介仍是一言不发的瞥了他一眼,抱起布偶爬到窗边看着窗外的大海。
“你在不高兴什么啊?”博人看着那孩子的身影,想起他们刚遇见时那孩子最初的惊喜和之后的失落,“你以为你父亲会来?”
“他很忙。”佑介的声音带着说不出的落寞。
博人顿时生出同病相怜的感觉。
“我父亲也是,每天都说很忙很忙,整天见不到人,”博人想起来就不爽,“全是借口。”
“父亲才不是找借口!”佑介忽然回过头来反驳。
“明知儿子有危险,宁肯委托忍者也不亲自来接你,什么工作比儿子的生命还重要啊!”博人想都不想的顶了回去。
“不是的!”佑介大声叫起来,“父亲不会不管我的!”
博人哼了一声。这话说的毫无力度,根本就是小孩子的逞强,完全不值得他去反驳。
他躺倒在床上翻了个身,心想自己好不容易同情了一下这小子,这小子居然倒打一耙,简直不可理喻。
他决定不再理会那孩子。反正他们只要顺利的把那孩子送到木叶村,这次任务就结束了,他完全没必要跟那孩子开展什么关于“爸爸爱不爱我”这种无聊话题的辩论会。
或许是因为海浪一直摇晃着船舱,或许是这一整天他做了太久的火车,又或许是其他什么原因,博人一挨上枕头,困意就像潮水一样袭来。他几乎没能撑过一分钟就彻底进入了梦乡。或许在梦里,孩子们总能更容易与他们的父母团聚。
也正因为如此,博人没能看见佑介拎着布偶站在他床边,露出一个完美的微笑。









——————————————




预告:




本周周末将更新完本章节,请各位多多支持!


  76
评论
热度(76)

© 清溪 | Powered by LOFTER